<code id='vmbiz'><strong id='vmbiz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vmbiz'></ins>
  1. <acronym id='vmbiz'><em id='vmbiz'></em><td id='vmbiz'><div id='vmbi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mbiz'><big id='vmbiz'><big id='vmbiz'></big><legend id='vmbi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vmbiz'><div id='vmbiz'><ins id='vmbiz'></ins></div></i>

  2. <tr id='vmbiz'><strong id='vmbiz'></strong><small id='vmbiz'></small><button id='vmbiz'></button><li id='vmbiz'><noscript id='vmbiz'><big id='vmbiz'></big><dt id='vmbi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mbiz'><table id='vmbiz'><blockquote id='vmbiz'><tbody id='vmbi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mbiz'></u><kbd id='vmbiz'><kbd id='vmbiz'></kbd></kbd>
    <span id='vmbiz'></span>
    <i id='vmbiz'></i>

      <dl id='vmbiz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mbiz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親愛的,我隻懂兵法,不懂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1

         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。

          白航在讀完三十六計後,說要做實驗,用這本書追到一個女生。可是他一和別人談話就犯傻,所以作為他的同桌的我,自然成為實驗對象。

          我說,我不幹。他勸瞭我好半天,然後說,就試一下,我給你買一袋大白兔,讓你吃個夠。

          成交。我說。他說,那我們先來暗度陳倉。

          我們把實驗對象選成瞭徐莉莉,她一頭烏黑長發,連衣長裙。白航是班上的勞動委員,於是快上課的時候他故意起身去上廁所。

          我慢吞吞走到徐莉莉旁邊,敲瞭下她的桌子,然後說,同學,擦黑板。所以為什麼我們實驗的對象選的是她?因為她今天擦黑板。她抬頭看我,一臉疑惑的表情,像如夢初醒。這時陽光正從窗子照進來,灑在她的臉上。我心撲通撲通地跳,不知道要說什麼,然後指瞭下黑板。

          我看她大概明白瞭我的意思,於是敗陣而逃。

          他問我,實驗還繼不繼續?

          那個夜裡我躺在床上的時候,徐莉莉抬起頭看我的那個場景一遍一遍在我腦海重放,徐莉莉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漂亮的女生,那頭烏黑長發,走在風裡的裙擺飄飄,堪比仙女。

          白航第二天剛走到門口就對著我嘿嘿笑,坐下來之後左掏右掏終於從書包裡掏出瞭一個信封,他遞給我讓我看看。我剛一看,撲哧,題目寫的是:親愛的,我隻懂兵法,不懂愛情。

          我呸,你讓我弄這種娘炮的東西?我不要。我說。

          你不要我就不給你大白兔。”“笑裡藏刀,不要臉,信拿來。我隨手把信塞進課桌的最裡面,然後和他討論下一步怎麼辦。拋磚引玉吧,白航說。

          怎麼拋磚引玉?我問他。

          我先去跟她表白,然後你再去。我是磚,你是玉。他說。

          我說,什麼餿主意,不行不行,這樣轟炸式的表白行不通。

          其實我主要是擔心白航第一次去表白就成功瞭,雖然他傻,但畢竟生得一副好皮囊。哪個女生能不拜倒在他的九分褲和白襯衣下?

          後來我終於想出個好辦法,我和白航說,你去追何倩。

          他說,為什麼?我說,何倩是徐莉莉的閨蜜啊,你和她閨蜜談戀愛,讓她有所羨慕,我再和她表白,就有機會瞭。

          瞭一聲,拖瞭很長的音。

          於是白航開始去追求何倩,他對徐莉莉的關註開始下降。

          何倩走在操場上,我和白航趴在走廊的護欄上曬太陽。何倩朝上面看瞭一眼,然後頭馬上低下去,走路變得不正常起來。

          白航說,我和她接觸少,又沒感覺,怎麼表白啊?

          我說,你去把她拉到墻角,然後跟她說,你愛她,要跟她在一起。他說,不行,太粗暴。我還是說我喜歡她,要跟她在一起比較好。我說,隨便你,她快上來瞭,你先準備好。

          他上下幾個深蹲,長長吐瞭幾口氣,像要赴死。然後朝樓梯的方向走,我跟瞭過去。

          他和何倩正面碰到,然後說:我,我有話對你說。

          兩人大約僵持瞭一分鐘,白航接著說:我,我要去上廁所。

          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比這腦洞開得更大的場景。唰得一下,兩個人的臉都紅得像猴屁股,白航一個健步飛向廁所,何倩小碎步跑向教室。

          我失落地往教室走,覺得拋磚引玉大計要以失敗告終。

          白航從廁所回來,對我說:這次是失誤。你放心,何倩非我莫屬。

          我問他,你在廁所中毒瞭?突然如此大義凜然。

          他說:何倩好漂亮,我覺得她是我到現在遇見的最漂亮的人,可是為什麼我之前就沒發現?我說:因為你傻。

          其實我也傻。